Why So Stubborn?

拿命3天終於settle就想到腳底按摩和刮痧。
去了我常捧場的健康中心book了我常用的老師,
可惜他不得空櫃臺人員就介紹我另一個新來的師傅。
也沒有太大的意見就接受了。

整個過程都沒有問題直接到刮痧那一刻我就開始有點不耐煩。因為這位年輕師傅根本刮到我沒有感覺。
我跟他說你可以大力一點可是他沒有理會。 我記憶中的刮痧感覺不是這樣子。
最過分就是他沒有刮我的頸which我很在意因為它就是我主要想處理的位子。
心想等下就去櫃台complain complain 再complain. 浪費我的錢! 根本不是我要的那種刮痧。

當我差不多很piss off 後師傅突然叫我坐起來,而他開始幫我的頸刮痧了。
還是一樣沒有痛的感覺而我也開始要放棄也想叫他停;那一刻我漸漸的感覺到我的頸好像越來越鬆。
eh? 也開始整個按摩好像挺完整。

結果後, 我問了櫃台的負責人為什麼他的手法跟其他的師傅不一樣?
她說的確是不一樣因為不同學院出來可是也有同樣的效果。
我跟她說我的想法和本來想投訴可是過後整個治療後好像很放鬆了。
其實人類的確是一種這能接受習慣的事物。
因為我們習慣了這一套,其他的陌生方式都特別抗拒管你會有一樣的結論。

我記得以前我的數學補習老師說過你的左手可以碰你的鼻子右手也可以碰你的鼻子。
分別就是你比較習慣哪一個手。數學也一樣,2+2 等於 4 , 2×2 也是等於4 ;
答案也是一樣。 所以why so sturborn bout it?

 

所以 #敢玩最power 加把勁。
我昨天從看ratatouille這部卡通片, 裡面的食品專家 Anton Ego 說了一個對白讓我很深刻。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偉大的藝術家,但偉大的藝術家可以來自任何地方”

In the past, I have made no secret of my disdain for Chef Gusteau’s famous motto: Anyone can cook. But I realize, only now do I truly understand what he meant. Not everyone can become a great artist, but a great artist can come from anywhere. It is difficult to imagine more humble origins than those of the genius now cooking at Gusteau’s, who is, in this critic’s opinion, nothing less than the finest chef in France. I will be returning to Gusteau’s soon, hungry for more.
-Anton Ego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